制作設計師(PD)與美術指導(AD),到底有什么區別?

2019-06-14 15:44發布

幕后 | 行業資訊

今天來說說在好萊塢電影美術領域長期被大眾混淆的兩個職位:Production Designer(制作設計師)和Art Director(美術指導)

對于好萊塢電影,很多人糾結于制作設計師(Production Designer)美術指導(Art Director)在電影制作職能上的區別,其他二者在西方語境下也不是分工十分明確的。

其實,在電影劇組,大部分的職稱的工作職責和定義相比于其他行業更加具有模糊性


《指環王》的制作設計師格蘭特·梅杰與艾倫·李等藝術設計團隊成員


但簡單的總結一下西方主流的觀點,那就是制作設計師Production Designer(或稱藝術總監,以下稱PD)相當于統領電影視覺的大腦;美術指導Art Director(以下稱AD)相當于管理電影視覺的身體,但二者都有各自的獨立想法。

歷史上,制作設計師(PD)的稱謂確實是威廉·卡梅隆·孟席斯(William Cameron Menzies)在擔任電影《亂世佳人》的美術指導(AD)后被提出的。



威廉·卡梅隆·孟席斯在為《亂世佳人》繪制場景設計圖


當時奧斯卡還沒有Best Art Direction獎項,只有Best Interior Decoration獎,但《亂世佳人》的制片人大衛·O·塞爾茲尼克(David O. Selznick)認為孟席斯的工作已經大大超越了一般美術指導的范疇,對電影的視覺呈現具有至關重要的貢獻,所以當年的奧斯卡頒給了孟席斯Art Direction的榮譽頭銜。孟席斯也是在這時給自己的工作命名為Production Designer的。


2012年《雨果》獲第84屆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獎 Best Art Direction



雖然Production Designer的名稱在1939年就出現了,但奧斯卡一直到2013年的第85屆頒獎典禮前,一直沿用Best Art Direction(最佳藝術指導)來授予電影視覺設計界的最高榮譽。而第85屆奧斯卡不但將往常使用的頒獎典禮名稱Academy Awards 學院獎正式更名為The Oscars奧斯卡獎,還把Best Art Direction獎靜悄悄的變成了Best Production Design(最佳制作設計)獎。


2015年《布達佩斯大飯店》獲第87屆奧斯卡最佳制作設計獎 Best Production Design



名稱的更改必然伴隨著電影美術領域的新風向和變革,這里暫且留到最后再說。

綜合大多數的說法來看,PD都算是AD的上級,主要負責的是電影的視覺框架建構(世界觀、整體配色、空間場地、服化道的美學定位等),是與制片人導演,甚者攝影指導特效指導密切合作的核心主創之一

image.png

彼得·杰克遜版《金剛》拍攝現場


上圖是《金剛》(2005版)拍攝現場的劇照,入境人員包括《指環王》系列的鐵三角:導演彼得·杰克遜(居中)、攝影指導安德魯·萊斯尼(中后戴帽那位)、藝術總監格蘭特·梅杰(右前),而視效總監理查德·泰勒(左前)正在給他們講解特效呈現方式。

AD更主要的是美術部分的主管,負責整個團隊的任務分配和監督工作。有些劇組甚至會拆分出專項負責置景、陳設、平面裝飾等工作的AD

最近幾屆的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獎獲得者


普遍來看,在較小預算的獨立電影中,PDAD的工作職能有可能是重疊的,但在大預算的電影中,PD更應該做得是打造好電影的整體視覺概念及美學風格,在影片的最終呈現上發揮更多的把控力影響力

不得不提的是,一般PD在以科幻、魔幻為代表的好萊塢大片風潮中扮演了比以往AD更加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們知道,最早的好萊塢,一開始根本沒有美術指導這個稱謂,只有布景師,在電影幕后更多扮演著輔助的角色(當時用景片就可以搞定電影的大部分布景工作)。后來隨著電影視覺風格的發展,電影美術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但一般也是在現代或古代的已知世界觀下借鑒周邊環境和歷史進行視覺呈現。

2018年將要上映的好萊塢大片


上圖為2018年收割票房的好萊塢大片,你會發現如今的商業電影已經開始完全跳脫現實束縛,基于IP及世界觀的大片成為了市場主流。這也給傳統的電影美術制作帶來了困難,畢竟科幻、魔幻等超現實幻想類題材不僅要獲得代入感,還要構建出一個完整的世界觀,甚至IP宇宙

這時,對電影具有更高決定權并負責捕捉及把控世界觀及整體視覺框架的PD相比之前顯得更加重要,這也是奧斯卡更名成Best Production Design的原因。

以下內容參考自淺談娛樂設計三- World Building 世界觀的建立

2002年史蒂文·斯皮爾伯格指導的電影《少數派報告》


有觀點認為好萊塢電影真正開始運用“世界觀”這個概念進行電影宏觀創作是從電影《少數派報告》開始的。這部電影展現了前所未見的對2054 年未來世界,并對華盛頓特區 ( Washington. D.C. ) 以及當時的科技、生活、世界的樣貌做了巨細無遺的世界觀描述,其涵蓋的范圍包括 :自然、地形、氣候、建筑、基礎設施、設計、媒體、服裝、社會、經濟、政治、交通運輸、科學等。

《少數派報告》的制作設計師亞歷克斯·麥克道爾


導演斯皮爾伯格邀請了當時全球商業網絡 GBN ( Global Business Network ) 的創始人 Stewart Brand 以及共同創辦人兼未來學家 Peter Schwartz ,并召集了15 位各領域的頂尖專家,在 Santa Monica 的一間飯店,舉行為期三天的未來智囊會議,對《少數派報告》的世界觀做了全面性的分析與深入研究。

2054年的華盛頓特區概念圖


作為《少數派報告》PD亞歷克斯·麥克道爾(Alex McDowell)依照 1999 年智囊會議對于2054 的構想結果,開始將世界觀視覺化,并引入了電腦繪圖科技在前期制作上,使之成為第一部完全使用Digital Production Design的電影(后被稱為我們現在所熟悉的“Previz”:采用 3D 動畫軟件建立已經模擬的場景 ( Maya / XSI ),並借助這個系統,可以預先將數位角色呈現在拍攝畫面中。

《少數派報告》中運用Pre-Visualization的鏡頭


《少數派報告》不僅僅是第一部真正運用世界觀的邏輯在制作設計工作上的電影,同時也是第一部全部使用數位流程進行Previz的電影。他的成就遠遠不止是一部成功的科幻片,在電影的前期制作中,顛覆了以往的觀念。它代表的是視覺發展設計( Visual Development )的重大革命。

亞歷克斯·麥克道爾提出利用電影制作技術為未來難民營設計提供支持


制作設計師亞歷克斯·麥克道爾還是一位屢獲殊榮的敘事設計師,南加州大學電影藝術學院教授,世界建筑媒體實驗室主任,致力于利用設計與技術的跨界研究來講故事,并為娛樂媒體提供未來世界的設計方案。


后記

也許,再過幾年,我們不必再糾結于Production DesignerArt Director的區別,因為在新的影視創作流程下,以視覺開發為起點構建世界觀并打造視覺設計的工作在增加了電影美術創作話語權的同時,也對未來美術設計主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和好萊塢一樣,相信不久的將來,中國電影也會擁有越來越多擁抱時代技術兼具藝術設計與項目管理能力的頂尖人才

內容由作者原創,轉載請注明來源,附以原文鏈接

http://www.hjdi.top/news/3582.html

表情

添加圖片

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逐鹿三国之君临天下
棋牌游戏平台 开奖公告快乐时时10分钟赚10万 北京塞车计划 网上买大小单双平台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山东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pk10五码两期计划人工 北京时时助赢软件下载 后一6码倍投 微乐棋牌 快3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pt电子游戏户 名人登录注册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 时时彩怎么下载手机版